全国统一微信:china_zhsb

云南剑川县:普通一起宅基地纠纷案,法庭是否公正?

时间:2018-05-10 15:17 来源:互联网  ■  佚名 点击:
   案件由来,诉争地所有权原属于原告李玉兰、李玉连、李玉菊的父亲李汝周,生前遗嘱名下所有财产留给李玉兰、李玉连、李玉菊三人,李玉兰、李玉连长期在外,由李玉菊管理。
  为准确陈述事件由来,配图说明

       
                 图1  诉争双方父辈房产地基分割情况↑
 
   上图是诉争双方父辈(原告父亲李汝周,被告父亲李汝栋)的房产地基分割情况,西边深蓝色标识三间为原告无争议房屋,北边深绿色标识四间为被告无争议房屋,西北浅绿色标识的地块是被告家的菜地,西南浅蓝色地块为原告家菜地,东南三间为共有畜圈,院子出口位于东北角的空地上图形比例有偏差,只作为辅助陈述事实使用。
   李文海一家把东北角的共用大门通道占了,再把自家菜地路盖成房子,把原告家的菜地当成自己的路,就是看到了原告一家朴实、善良、好欺负、好说话吧,他的这种行为真是厚颜无耻至极了。

 
      
                          图2  1996年变更情况↑
 
   上图(图2)所示,这是1996年左右的分割情况,原告家的菜地一直未变过。1998年李汝周之子李玉才,在李汝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把李汝周名下的老屋及圈房卖给了被告家,李汝周曾因此事把其子李玉才告到法庭,经法庭调解一致认定李汝周名下财产李玉才无权变卖,李汝周于2005年立的遗嘱也可以证明这一点。
                                                                                  
                                                图3   ↑
 
   上图(图三)所示,红色区域就是案件诉争地,看到这里明理人应该看到了一部分事件真相了。被告家独占了东北大门通道,还要来霸占原告家的菜地,这本质不是争执,就是赤裸裸的强占。
   我们的父亲李汝周是那种朴实、厚道的人,在自家地上建房考虑到与人方便自己方便,并没有把路堵了,这本是一件利人利己的好事,却让这件事成为祸根。
   在我们的父亲李汝周老人过世后, 2014年间,李文海及李玉才突然向李玉菊发难,以李玉菊及其幼女李红梅人身安全为要挟,要李玉菊在一份所谓协议上签字,李玉菊是文盲,并不知道协议具体内容,李玉兰、李玉连身在外地,并不知情,李玉菊在被告李文海一家的威逼下,李文海按住手在那份所谓的协议上签字画押。
   李玉菊被迫签字画押后,李文海家便不顾李玉菊天天理论、阻止,在此地上盖起了门面房,并打掉了李玉菊的牙齿。
   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老君山镇司法所所长杨义芳,作为基层法律的守护者、实施者,本应维护法律的公正和尊严,而杨义芳在事件未得到调解的情况下,帮助和文海一家以一张在被逼迫情况下所签的所谓的协议为依据;并伪造调解材料,那份所谓协议形成于2014年9月24日,而实际调解是在2014年9月25日。
   2017年4月25日,我们三姐妹将李文海霸占我们家财产一案起诉至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人民法院,并于2017年7月20日判决,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马登法庭个别法官,站在被告立场,全面推翻了原告提供的证据,而支持被告所提供的各种虚假证据我们不服判决上诉至大理州人民法院,大理州人民法院审核后依法发回剑川县人民法院要求重审,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人民法院于2018年4月9日再次做出判决,判定我们败诉。
   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马登法庭个别法官,几乎把自己当成了被告,原告提供的证据、证人证言,一律推翻,并对原告提出的对被告提供的几个关键证据的真伪验证视若无睹。只要对被告有利说辞,即使被他推翻了的原告提供的证据、证人证言他也拿出来用。对被告不利的,就是被告自己提供的他也会熟视无睹。
 
   我们这里梳理一下剑川县人民法院判决书所陈述的双方提供的证据、证人证言;
   法院判决书所陈述的原告提供的证据如下;
    1、遗书一份、协议书一份,拟证实诉争通道属于三原告共同继承所得,属于三原告共有的财产。

    2、现场照片五张,拟证实二被告家历史通道情况,以及二被告于2017年3月在三原告共同所有的两间铺面之间所建房屋情况,并对原告构成侵权的事实
    3、遗产分房书一份、证明一份,拟证实原、被告发生争议的通道属于三原告共同管理使用的通道,属于三原告祖遗所得
    4、(2017)云2931民初176号案件中施汝芳、施汝才、赵永和的证人证言,拟证实诉争通道系三原告所有的事实
    5、控告书一份,拟证实三原告父亲李汝周卖房给被告且签字的事实是虚假的。
    法院判决书所陈述的被告围绕辩称理由提交的证据如下:
    1、遗产分房书一份、协定书一份、旧房产宅基地分割协议书一份,拟证实被告现居住房屋的宅基地和诉争通道同属一个院落,原告父亲李汝周以3200.00元的价格将其在该院落内的所有不动产份额转让给被告,2013年李汝胜的继承人李明等人以3020.00元的价格将其在该院落内的所有不动产份额转让给被告,该院落内的宅基地与诉争通道全部归被告所有
    2、关于李玉菊户、李林户之间大门通道与滴水沟所有权一事的《协议书》一份,拟证实诉争通道所有面积均系被告所有,原告的房屋在通道内没有滴水
    3、说明书一份,拟证实被告现居住的院落由当时的剑川县上兰人民公社富乐大队确认,权属合法。
    4、李润的证人证言一份、李玉才证人证言复印件一份,拟证实祖遗房产中所有份额已归被告所有,诉争通道的使用权也归被告所有。 
  先分析一下原告证据:
  原告证据1,此处是不存在任何争议的,李汝周把名下财产全部留给三个女儿,无第三方争议,有见证人见证。
  原告证据2,照片明显显示被告所建房屋完全依附在原告所属的无争议房屋上,原告房屋部分损坏,法庭对此视而不见
  原告证据3,遗产分房书证实了当年分房情况,分房书虽未提及归属菜地情况,但地基均分当时有当事人、见证人可以作证,西北角原属于被告父亲李汝栋的菜地也未提及,被告也拿不出证据那块地基属于他家吧!
  原告证据4,这里有一个问题,证人施汝芳、施汝才和证人赵永和的证明方向完全不一致,证人施汝芳、施汝才的证人证言是证实诉争地
属于李汝周,他们是李家祖遗房产、宅基地分割情况的当事人、见证人、知情人,且与原告和被告双方是同等亲属(叔侄)关系,他们的证人证言是客观的、真实的,法庭以他们是原告亲属为由,对其证言不予采信。赵永和虽是原告单方面的亲戚,但他只证明原告家内部(李汝周子女)财产分割情况,他是李汝周家子女财产分割的知情人、见证人,而施汝芳、施汝才是李汝周与其兄弟财产分割的当事人、知情人、见证人。法庭故意把他们混为一谈,故意破坏判案的逻辑。葫芦僧乱判葫芦案在现实中重演了。
  原告证据5,控告书控告被告伪造李汝周签字的证据,这这需要专业鉴定,而杨龙章一再阻止专业鉴定,把自己当成被告的态度已经一览无余。我们可以用推敲一下李汝周卖房产给被告的可能性,李汝周在世时脚下三孝女,他完全没有可能卖掉唯一能给她们留下的不多的财产,且卖房产这样重要的证据,连个画押都没有,这已经十分可疑了。李汝周老人虽已过世,但尚有他的字迹留存,真伪验证的条件完全具备。且证明买卖的地块和诉争地块是完全不同的两块地基。
 
  原告提供的是一条清晰、客观的证据链,如果以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马登法庭庭长杨龙章为代表的云南省大理州剑川县人民法院部分人员,还有作为法律人智商、操守的话,绝不会出现这样的判决。原告证据1、3、4,是一条完整的证据链,但是排序和证明方向被打乱了。证据4中的施汝芳、施汝才证人证言是证明图1所示李汝周和李汝栋的家产分割情况,证据1中的遗书证明了原告的合法继承,证人赵永和(原告舅舅的儿子)也可以佐证遗书中内容的真实性,很多人都能证明。
 
 下面分析被告证据
 被告证据1,关键点在证实李汝周将房产卖给被告的协定书上,首先协议的地块不是同一块,协议是没有继承权的李玉才伙同和文海伪造的。再者李汝周并没有卖过,也没有签过字;原告已要求对李汝周签字做真伪验证,但杨龙章采取了他说的就是法律的态度。关于李汝胜的继承人李明,并无权决定原属于李汝周的财产归谁所有,他们这种做法是不是和日本政府购买钓鱼岛如出一辙了?
 被告证据2,这个协议书形成的本质已经违法、违规,违背人心天理,亵渎法律尊严,突破道德底线,不知道法庭是怎认可的!
 被告证据3,无关联性证据。
 被告证据4,李润,李玉才,都无权把属于原告的财产证明是被告的。就像英国证明麦克马洪线的合法性一个道理。
 被告证据基本伪造的虚假证据,法庭有责任应原告的要求让权威字迹鉴定部门鉴定李汝周字迹。
 杨龙章站在被告立场收集了以下证据:
 1、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
 2、李润、李玉奎、李树肥、杨增寿、杨义芳、李玉才的调查笔录本院组织当事人进行了证据交换和质证,
现场勘验笔录及照片严重失实,被调查的人都是与和李文海有利于往来的人,杨义芳在本案关键证据上帮助被告造假,这些被调查当做证据的人全部是和李文海要求的人。这样的调查有什么客观公正性?
 一般常识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证人证言,应该是由被告提供真实有效的证据来推翻的,不能是你法庭领导想推翻谁就推翻谁的,而且他推翻关键证人的证言可谓是用心良苦了,先是混淆原告申请证人的证明方向,再用证人是原告亲属为由对其证言不予采信,法律有这么一条亲属不能作证吗?而且证人施汝芳、施汝才是双方同等亲属关系。如果亲属不能作证,为什么他们调查取证的都是被告的亲属?
 被告关键证据造假,伪造李汝周签字,暴力逼迫李玉菊签字,如此证据被认可,这是对法律的公然践踏!
                                         
                                 反映人:李玉兰、李玉连、李玉菊
 
                                                  2018年4月29日

     注:本文为读者投稿,作者系云南省大理白族自治州剑川县居民,本平台已将其身份信息备份,作者愿对内容的真实性负法律责任。


 

   免责声明:华夏传媒网本栏目发布信息,目的在于传播更多信息,丰富网络文化,稿件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华夏传媒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即 华夏传媒网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华夏传媒网微信热线:china_zhsb
责任编辑:华夏传媒网

相关推荐

网友评论: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评论仅代表网友看法!请遵守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统一新闻微信    china_zhsb
关于我们 | 免责声明 | 本网招商 | 联系我们 | 法律顾问 | 广告服务